怒剑龙吟第两百九十章终曲难结

更新时间:2020-08-14 14:39:35

怒剑龙吟 第两百九十章 终曲难结

呼啸旋转飞出化为一圈亮金色长虹的皇龙剑罡威势大作,璀璨的光芒刺激得宋红尘本能合上了双眼,同时下意识地将自己左臂抬起挡在身侧,试图阻拦这一击。手臂的表面上,数道几乎形看不清的丝线顷刻间便布下了一张巨,点点银光闪耀。

下一刻,皇龙剑罡视如物的斩进了那纵横交错的防御中,随着一连串清脆的崩断声,璀璨的金光彻底将丝线上流转的亮银色冲散,锋利的劲气不仅割断了数十根曾经沾染了数鲜血的丝线,是将宋红尘的手臂从肘关节处直接斩断半截!

霎时间,宋红尘惨叫不止,脸色呈现出大片煞白。而与此同时,被那纤细丝线束缚住缠得身都是道道血痕的宇文坤终于得以喘了口气,仰头抄朝天一啸,身躯表面爆起数紫色电芒,将那些已经切开衣袍嵌入自己血肉之中的丝线尽数震碎。

宇文坤手中紫电劫锋隔空一划,疯狂席卷扑出的电芒将眼前空中残余的丝线尽数绞碎,而后抬手擦了擦脸上的鲜血,手臂垂下之时,点点鲜血滴落不止。在他身上,保守估计已经在之前的交手中被宋红尘割伤了不下三十处。

要不是将雷属性真气覆盖在身体表面强行抵抗着,也许此刻的宇文坤早就是一滩碎肉了。

终于,让他等到了这样的一个反击机会,身形猛然跃出带着丝丝深紫色电芒化为一道长虹,怒喝道:“这回换我了!”

枪鸣中,电光大作,凶悍的攻势将宋红尘彻底吞噬。

而另一边,本身先出手相助的韩负邪却是有些忌惮风韧趁机偷袭,只能看着自己的同伴陷入苦战之中,惨叫连连。

“其实这招我从一开始,就根本没准备打到你,所以你刚刚也完不用和我提什么准头。”风韧狞笑道,一对炙魂剑再度出手。

不过这一次,炙魂剑也不再是通常情况下那种赤红半透明的锋刃,呈深红色的剑锋边缘处,泛着一圈淡淡的漆黑色。但不会像之前韩负邪施展暗属性之力时的那般,阴寒之意压过了火属性的灼热。

风韧的炙魂剑上,纵使开始灌注入极致之暗的力量,同样还是一阵温度极高足以熔化常见生铁的灼热,以至于剑刃周围的空气都翻腾浮起一阵朦胧模糊的蠕动,仿佛连空间都在这剑刃的高温炙烤下产生了扭曲。

“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刚刚开……呕!”

突然间,风韧身躯一阵剧烈椅,左腿力地但其跪下,双剑直接插在地板上拄着自己的身躯不会倾倒。在他嘴角边,一缕暗红色的鲜血迅速溢出流下,在下巴尖上汇聚,而后一滴滴坠落在地面上,染黑了一大片,触目惊心。

怎么这回反噬来得会这么?风韧心中震惊与焦急同时浮现,这种经脉间充满着狂暴力量的感觉他再熟悉不过了,显然是自己体内的极致之光与极致之暗又一次产生了冲突,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一旦交战,爆发出的毁灭性之力本法卸去,只能在他这幅躯干内不断回荡肆虐。

韩负邪见状仰头大笑不止,肆忌惮的笑声甚至将一旁宋红尘与宇文坤交手爆起的丝丝呼啸劲风都给盖过,他看着风韧站不起身来的样子鄙夷地说道:“刚才那一招,恐怕是耗去了你后的力量吧?连站都站不稳了,还刚和我说真正的战斗刚刚开始?可笑至极。”

风韧完没有回话,只是默默地运转着体内的真气,试图将那道阻隔着光与暗的形屏障重构建,奈何根本能为力,反而充斥在他经脉之间的狂暴加浓烈。

又是一口暗红色鲜血喷出,风韧双手中的炙魂剑随即剑身上响起丝丝碎裂之声,顷刻间裂痕布满整副剑刃。

乒!乒!乒!乒!

一连串清脆的碎裂声爆起,两柄炙魂剑截截崩断,化为点点漆黑的光焰从双手中落下,后残余的几丝劲力,还在半空中惊起了圈圈涟漪。

单手撑地,风韧俯在地上喘息不止。刚才在动用了极致之暗的情况下施展出了纯粹光属性构成的皇龙剑罡,才导致那两股力量疯狂地在体内对轰。可是在那种时候,能够有效攻击到那样距离而且威力足够的武学,他手中掌握的也只剩下这一招了。

这一次,栽到自己手上了,应该再多缓上一拍,等待着收起了极致之暗再施展皇龙剑罡的。风韧奈地露出了一丝苦笑。

韩负邪眼见风韧现在的状态,也知道他恐怕是力再战了,也清楚以他的个性恐怕绝对不会开口认输。既然如此,那么就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法好了。

链剑嗡嗡作响回卷收回袖内,另一只手中的灾厄炎剑也是随即散去,韩负邪双眼之中猛然浮现出一抹很是诡异,而又有些隐隐弥漫着毁灭之意的暗红色,转瞬之间便充斥了整个眼眶。

双掌划圆合在一起,指缝间暴起丝丝入学猩红,韩负邪的脸庞一崩,好像瞬时遭受到了什么巨大的痛苦。不过没过多久,他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之前的那种戏谑之色,而且加狰狞。

“这是我强的手段,七品下等武学,万焚穹天刃。你还是除我师傅外第一个见到我施展此招的人,能够死在这招之下,也算是是种荣幸。或者说,是我对你这位对手的尊敬!”韩负邪狞笑不止,双臂一并猛然抬起,大片赤焰冒起盘旋凝聚成一只通天火柱,直插云霄之中,威势浩大强横。

风韧强忍着体内的绞痛缓缓重站起身来,右臂赫然抬起,手掌五指摊开拦在身前,看那架势仿佛是仍旧没有放弃,还要做后的挣扎。

韩负邪对此冷哼一声:“垂死挣扎吗?也好,我倒想看看你还剩多少实力?”

说到此处,他手中的火柱已然化为一道蕴含着惊人破坏力的巨大利刃,汹涌外溢的炎浪在虚空中惊起大片空间扭曲,圈圈涟漪肉眼可辨。

“既然不能调用光或暗,而火属性又不可能匹敌的话,那么只剩那一击了。希望能够行得通……看你的了,我唯一的八品武学。”风韧用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喃喃道,手掌微微扭动,很是朦胧的虚影在五指间浮现。

而另一旁,宇文坤连环挥舞成大片璀璨紫光的长枪也是越战越勇,势如破竹,仿佛是要将之前被宋红尘对自己如同戏耍般的打法中胸中憋屈的怒火彻底发泄,枪尖之上电芒大盛,疯狂地荡开身前的一道道丝线。

伤折一臂的宋红尘连连败退,本身他就已经少了一半攻势,而这回又被宇文坤不断斩碎着剩余的道道丝线。仅一嗅儿,手上还剩下的几乎耗尽。

又是一枪呼啸斩出,这一次的崩断声已经很是稀松零散,宇文坤见状一吼:“想必是你用完了那该死的细线吧?现在,我要将你之前带给别人的痛苦尽数返回!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一钓手便是死尸,而且还经常可以留下对方后一口气,看着他在痛苦挣扎中慢慢地流逝尽后的生机。这样的狠毒,罪不容诛!”

紫电劫锋猛然一扬,宇文坤咆哮着身形暴起,两人带枪化为一道很是闪耀的深紫色流光隔空刺出,而宋红尘也是右手一翻,又是一阵细细地声响发出,后留下的保命招式也是瞬间射出。

二人身形一晃眼间便穿插而过,宇文坤很是威风地扭身一挥长枪,抬起一指猛然再次点出,螺旋状的尖锐劲力赫然爆发。

腰间鲜血飞溅缺了一大块血肉的宋红尘也是随即转身,仅存的右臂缓缓抬起,不过却在宇文坤点中他胸口前的一瞬间又立刻放下,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指力洞穿自己的身躯。

“其实……如果能选择的话,我也不想……那么做……不过也总算是结束了。死在你这种重情重义之人的手下……值,值了……多谢,帮我解脱了……不过,北北北北庭的阴暗面,远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其实……”

话未说完,宋红尘头重脚轻往前一倒,整个人直接摊在了宇文坤的身上,已生机。而他的手,却是紧紧抓在了宇文坤未持枪空出的左手之上,很紧。

噗!噗!噗!噗!

左肩前后各喷出两道纤细的血柱,宇文坤身躯也因此微微一晃,同时五指合拢紧紧反握住了宋红尘的手,轻声说道:“明白了,交给我吧。”

此话一出,宋红尘的手终于放开,整个人往后一仰“噗通”到地,不停溢出的鲜血染红了大片。不过他双眼之中,却没有一丝仇恨与愤怒,倒是一种如释重负般的解脱,嘴角甚至微微翘起,一抹很是满足的微笑在脸上浮现。

“看来,刚才的那一击,其实是你赢了。”宇文坤半跪在地上,肩头的鲜血还在外溢。不过他很清楚,刚才的后一招,宋红尘完有机会直接刺穿他的左胸心脏。然而,却没有那么做。

扭头望了一眼远处都在蓄力的两道身影,宇文坤苦笑一声:“风韧,我是不能陪你到后了。但愿,好运一直与你同在。”

说罢,他耗尽后一点力气双腿一蹬,高瘦的身躯扭转着跃出,落在了赛场之下,瞬时出局丧失了比赛权力。落地之时,双眼紧闭,呼吸很是虚弱。

诸葛天策见状连忙晃身而出,一眨眼的功夫便又回到了自己队伍所在的位置,宇文坤已经陷入深度昏迷之中,满身的伤痕与血迹都在诉说着他之前的各种惨烈战况。

而在场上,风韧还在缓缓凝聚着他掌中不夹带着丝毫属性纯粹的劲力,五指地晃动是虚幻迷离,脸色很是凝重。不过,似乎与韩负邪那种惊天动地般的气势不同,他的这一招完没有惊起任何波澜,好像就单纯只是手掌在那里简单地晃动。

“结束了!”

韩负邪突然间高声喝道,眼中的暴戾之意浓烈到了极点,合在一起的双掌随着手臂猛然一挥,一道巨大的赤焰利刃仿若撕裂天空般斩落,灼热而又狂暴匹的劲力弥漫整个赛场上空,毁灭性的气息骤然疯涨。

这一刻,好像时间都为之凝固……

不!不是好像,而是时间真的凝固了!

场下观看着这一记必杀武学降临的众人都是目瞪口呆,因为韩负邪力一击的万焚穹天刃竟然毫征兆的停下了,就在距离风韧头顶不足半米之处!

而挡下这巨刃的,仅仅只是风韧抬起的一只右掌。掌心中,竟然好像什么都不存在,就这么平淡奇地举着。

“你这一招,不过如此。下面,还是看我的这招吧,就让终焉的乐曲,在此刻迎来了它为激荡的**。”

风韧淡淡一笑,右掌往上微微一推,一圈圈半透明的涟漪惊起。

这一刻,天地骤生异变!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晨起头晕
甘肃治疗白斑的医院
长治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友情链接